高频彩 >> 社科关注
关于中国外交遗产研究的思考
2019年06月29日 08:49 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18年第5期 作者:王在邦 字号

内容摘要:作为伟大时代赋予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的诸多新课题之一,中国外交遗产的发掘研究已经成为中国学术界难以回避的历史使命。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21世纪具有特别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也面临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作为伟大时代赋予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的诸多新课题之一,中国外交遗产的发掘研究已经成为中国学术界难以回避的历史使命。

  一 中国外交遗产研究的现实需求紧迫

  传统文化是人类社会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的历史记载。这种历史活动的时间跨度与连续性决定着文化沉淀的存量,其活跃程度决定着传统文化的质量。中国历史连绵不断几千年,文化积累厚重而精深。在对外关系领域,从春秋战国时代的诸侯争霸博弈、秦统一后中国各朝代与周边诸多藩属的长期复杂互动,到晚清时期遭遇欧美列强的蹂躏,几千年对外关系的历史激发着历代中国帝王、官员和文人回溯历史,传统哲学、政治与文化各流派在与现实的不断碰撞中演绎进化,留下大量外交历史记载,沉淀下丰富的中国外交遗产,成为人类历史上极其罕见的政治与战略文化宝库。但受自然和历史条件的限制,古代中国又长期相对独立和封闭,中外交往在中国全部历史活动中所占比重很小。在王朝更替过程中,新王朝更重视前朝政策得失、总结王朝兴衰规律。受其影响,官修史书均沿袭纪传体传统,以历史人物为主线索来叙述历史事件,涉外历史人物屈指可数。特别重大的对外交往事件即使被纳入官修正史,也着墨不多。虽然某个特定时段的对外交往与内部事务相比所占比重很小,但几千年漫长岁月的零星对外交往活动累积起来,仍然是海量的资料累积。尤其涉及对外交往的学术探讨、政策论证和最终决策考虑,可散见于大量历史档案资料中。例如,唐代史除《旧唐书》《新唐书》和《资治通鉴》外,还有唐五代作家文集《全唐文》1000卷,收录3042位作家各种文体的文章,共18488篇;①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明代档案全宗》,涵盖1371-1644年,共3564卷(件);清代历史档案共约1200余万件(册),有大量皇帝诏令文书和大臣奏折。这些珍贵的历史档案有待系统地发掘整理,丰富和充实中国传统政治与外交哲学。

  如果说海量的中国外交遗产沉睡在历史档案中是生不逢时,那么21世纪中国与世界的关系面临历史性的选择与重塑,则使中国外交遗产研究面临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机遇。首先,中国加速崛起为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性大国,将面临如何处理自身定位与作用的复杂难题。笔者粗略计算,即使依现行汇率中国年均增长6.5%(低于2017年)、美国年均增长2.5%(高于2017年)的保守算法,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在2030年达到27.9万亿美元(超过美国的26.6万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届时中国与外部世界关系的广度、深度、互动频度与复杂性将达到全新的高度。中国自身的体量和分量将使承担某种世界领导责任成为无法回避的历史命运。其次,中国加速崛起为综合性世界大国,外部战略环境将出现极其复杂险恶的局面。笔者曾在5年前提出,中美关系将在10年后步入高风险期。②特朗普政府公开视中国为战略对手,表明中美关系提前步入空前敏感的新时期。中国周边某些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战略焦虑也与日俱增。能否超越所谓“修昔底德陷阱”、管理“一山二虎”的竞争态势、创新周边外交模式,成为中国外交和国际问题研究领域的重要任务。再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模式展现出独特魅力,如何管理两种体制的并存竞争成为世纪性课题。苏联解体、冷战结束曾经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与金融危机后西方发达国家经历的经济增长低迷、政治治理失灵、民心失意涣散形成鲜明对照。中国是否对西方构成苏联那样的挑战,中西体制能否和平共处、互谅互鉴、共同促进世界的文明进步,这些问题都需要借鉴中国传统政治与外交智慧予以回答和解决。最后,随着国际战略力量对比的变化,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形成、经过冷战结束后调整的国际体系开始失去结构性支撑,多边主义、自由贸易、全球治理等既定原则和共识明显弱化,国际政治的权力真空开始显现。21世纪的国际体系和世界秩序是经过调整继续前行还是回归无政府状态,乃是全局性、根本性的挑战。

  现实的紧迫需要使中国外交遗产研究具有独特的学术价值和政策实践意义。第一,充实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加强中国外交遗产研究,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主张提供历史和文化诠释,明确其与中国传统政治、外交哲学理念的传承关系,将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外关系理念提供坚实深厚的文化根基。第二,实质性地增强文化自信与战略自信。中国当前所处的历史方位特别是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均属前所未有,挑战、压力和风险也是前所未有,这对21世纪的中国共产党人和全体中国人民都是巨大的考验。发掘研究中国外交遗产,可以借鉴中国几千年积累下来的传统政治智慧和成功经验,坚定必胜信念,增强战略定力,冷静、理性、积极、稳妥地应对各类挑战、风险与压力。第三,增强中国软实力。加强中国外交遗产研究,讲好中国昨天的故事,有助于促进外部世界特别是周边国家对中国当前对外政策理念与未来对外战略目标走向的理解,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塑造良好的外部环境。第四,促进中国特色国际政治学的形成与发展。中国国际政治学是适应改革开放新形势逐步形成的新学科,学科体系与内容特别是国际关系理论基本上源自西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不断发展,中国国际地位日益提高,客观上要求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各学科有大发展。加强中国外交遗产研究将促进中国特色国际政治学特别是国际关系理论中国学派的形成与发展。

 

作者简介

姓名:王在邦 工作单位:曲阜师范大学

职务:中国外交遗产研究中心主任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高频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