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频彩 >> 民族学
谭同学:垃圾食品、社会阶层与民族表述置换 ——基于南岭民族走廊四村的田野调查分析
2019年06月28日 08:44 来源:《西北民族研究》2019年第2期 作者:谭同学 字号
关键词:垃圾食品;社会阶层;社会问题;民族问题;表述置换;

内容摘要:

关键词:垃圾食品;社会阶层;社会问题;民族问题;表述置换;

作者简介:

  摘要:在南岭民族走廊乡村中,垃圾食品消费与政府治理是否到位,以及农户的收入水平、文化水平、阶层地位关系密切。但在贫富分化、民族意识定向推定等因素作用下,作为社会问题的垃圾食品却易被置换表述为“民族问题”。经济发展和日常化社会治理,方是对症之药。防范社会问题转化为“民族问题”,应是中国民族与社会理论本土化的探索方向之一。

  关键词:垃圾食品;社会阶层;社会问题;民族问题;表述置换  

  作者简介:谭同学,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

  基金项目: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南岭民族走廊社会分化与治理转型研究”(编号:16BMZ090)的成果。

  一、引言

  当城市中产阶层在互联网、微信圈等现代媒体上,热议“消费降级”,“拼多多”网络平台上假货“多多”以及榨菜销量明显上升背后究竟隐含了怎样的社会事实和意义时,某些偏僻乡村中消费级别本就不高的阶层,却向来是沉默的。笔者在乡村调查中,就常碰到垃圾食品,它们价格低廉,很受小孩“欢迎”,销量不小。而其背后,则无疑与家长收入水平不无关系。从社会分层视角看,虽然不同理论考查社会阶层的指标有别,但收入水平是应用最广泛的依据,其他指标皆与之直接或间接关联[1]。因此,此类食品消费折射出的农户的收入状况,在很大程度上也可标识其社会阶层地位。

  当然,消费品乃至收入水平本身,并非判断社会阶层的唯一依据,例如政治权力、社会声望等也很重要[2]。同样,消费品与社会阶层也非机械的一一对应关系。如布尔迪厄就曾指出,社会阶层会体现为品位上的区分[3],而其背后则是不同阶层拥有不同的“文化资本”[4]。福赛尔也发现,人的社会地位、等级会呈现在看书的格调、审美品位等细节上[5]。甚至于,如波德里亚所批判的,当人们着重于象征(符号)交换的时候,消费具有“仿真”的性质,商品则成为偶像化的“集体幻想”[6]。在此种状态下,消费品并非人的真实需要,与其社会阶层也不匹配,纯属满足幻觉。

  当消费品与社会阶层关系中叠加了民族因素之后,则更易相互扩展、激化乃至衍生出其他问题。如马戎、马忠才、胡联合等人调查发现,部分地区行业结构、职业结构的差异[7],以及收入水平、职业地位的差异[8],与民族边界存在一定程度的重叠[9]。陈怀川[10]、李静与王丽娟[11]等人则认为,“民族内部分层”比民族间的“民族分层”更显著且具有实质性。陈晶等人提出,应注意两种分层交错和叠加的现象[12]。吴晓刚与宋曦还从更具体的社会分化途径入手,指出“民族分层”主要发生于体制外领域,拥有体制内工作的不同民族成员收入差别不大[13]。以上观点虽不乏差别,但无疑义的是,民族内部或族际的不平衡可能导致隔阂、抵触的社会心态(心态反应具有模糊特点,收入差别计算准确度如基尼系数究竟是0.5还是0.45,不甚重要),是值得重视的问题。对此,笔者也曾指出,民族意识并不必然对其他民族和族群有排他性,但社会分层产生的“相对剥夺感”,易转为情绪化的偏见[14]。

  以下,本文将尝试结合笔者近年在南岭民族走廊跟踪调查的甲、乙、丙、丁村(分别位于桂北、粤北、粤东北和桂东北,均为化名)的垃圾食品问题及其在社会心态上所呈现的社会阶层与“民族问题”、话语表述之间的关系,略作探讨。

作者简介

姓名:谭同学 工作单位: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