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频彩 >> 读报
于志斌:传承父辈的阅读精神
2019年06月25日 09:28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于志斌 字号
关键词:图书;出版;全民阅读

内容摘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步入第七十年的今天,幼年的阅读记忆与刻录在心灵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密不可分。我犹记得课堂里阅读鲁迅作品的情景,好像那时很渴望在现实中找到如百草园和三味书屋一样的地方。在我的阅读史中,古董文化、咏海诗、花文化等专题阅读陪伴我度过了闲暇时光,阅读体验融入我精神生命,并撰著出版了《寄意古董》《写花卅年》《山思海韵》。我以出版人、书评人的便利条件自觉地为全民阅读服务,与老友徐雁兄一拍即合,先后策划出版了《全民阅读参考读本》、《全民阅读推广手册》、“书香中国·全民阅读推广丛书”。(作者系深圳出版集团编审、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关键词:图书;出版;全民阅读

作者简介: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步入第七十年的今天,幼年的阅读记忆与刻录在心灵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密不可分。我犹记得课堂里阅读鲁迅作品的情景,好像那时很渴望在现实中找到如百草园和三味书屋一样的地方。

  我的阅读习惯之养成与父亲的影响有关。十一二岁时,我总是能见到父亲把图书往家里带。父亲带回家中的图书都是世界文学名著,多为新中国成立以后的人文版。那时候,父亲得到阅读这些图书的机会实属不易。父亲阅读这些图书也还要有些胆略才行,他把图书藏着掖着悄悄带回家里。起初父亲还不让我们姐弟仨知晓此事,可我们总能从他的公文包中、枕头下、抽屉和箱子里找到这些书。二姐拿到书后总会躲在厕所里,一看就是个把小时。我们通过“偷”的办法取得了阅读权利,但是为争先看书发生了点矛盾。

  父亲被惊动了,他在批评我们一通后竟然为我们出了个好主意。按照父亲的意思,我们事先协商好接手看书的时间,和谁在什么时候接手看书。经过磨合,终于实现了父亲优先看书、大家轮流看书的良好局面。父亲还参与了我们对图书不同看法的争论。记得就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我看了《红字》《约翰·克利斯朵夫》《基督山伯爵》《最后一个莫希干人》《罪与罚》《红与黑》《苔丝》《茶花女》,以及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等名著。

  父亲在抗日战争期间入伍,先后在新四军《拂晓报》、新华社淮北分社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他是《安徽日报》创办初期的编委之一。可以说,我们家在近50年前以父亲为核心的读书情景,是一个中共老报人、老干部的人格和风范使然。

  曾有人问我:影响你最大的纸质图书是哪一本?我对他说了我的阅读故事。我说小时候看了家里的七十回本《水浒》后,与甲同学交换看他的一百二十回本《水浒全传》,与乙同学交换看《三国演义》,与丙同学交换看《三侠五义》……逐渐把《七侠五义》《小五义》《龙图耳录》等都看到了。我在阅读某书产生兴趣了,就去寻找同类书阅读。

  我在专题阅读后用文字呈现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所惑所论等,却是起步于大学阶段。我把日记本当作沉默的朋友,向之倾诉感情。我写日记,从晚上写到早上,从课堂里写到宿舍里。学校关了宿舍的电源,我会打开电筒把要写的还没有写完的日记继续写下去。我迷恋日记,勇于探索,今天若做分类,可见散文、小说、诗歌、杂文等文体。我那时暗中想当一名杂文家。我在1981年甚至还写出以“回忆与思考”为名的一大堆文字,还各有标题。它们是我专题阅读后的成果,展现出一定的批判精神。我的发表欲也越来越强烈,《登雾中五老峰》一文在《团结报》1982年全国游记征文活动中获奖,报社奖励我的两本书和父亲在看了剪报后写给我的嘉许信件至今犹存。

  我的大学日记本至今还在,它见证了我国走进改革开放历史新阶段后有了自由、开放的阅读环境和如饥似渴的阅读人群。作为一名新三届大学生,如今这些日记本弥足珍贵,它是我私人阅读史的重要内容。可以说在思想感情和人格精神方面,没有大学时期的阅读也就没有今天的我。我怀念和感恩那个时代。

  自1982年8月至今,我先后在安徽人民出版社、黄山书社、海天出版社工作。入职出版社之初我即记住了一位前辈讲的话:当编辑不仅要眼高,还要手高才好。我知道前辈是针对编辑中存在眼高手低的现象而言。从我的经历看,阅读和相关写作能开阔视野,增强思辨能力,提高语言表达能力。而一篇打动人心的文字可以让名家把好作品拱手给你,可以令你呈报的选题顺利通过。

  时光如电,书香悠扬。在我的阅读史中,古董文化、咏海诗、花文化等专题阅读陪伴我度过了闲暇时光,阅读体验融入我精神生命,并撰著出版了《寄意古董》《写花卅年》《山思海韵》。我以出版人、书评人的便利条件自觉地为全民阅读服务,与老友徐雁兄一拍即合,先后策划出版了《全民阅读参考读本》、《全民阅读推广手册》、“书香中国·全民阅读推广丛书”。我在分享和座谈“如何当一名出好书的出版人”时,希望海天新人“要养成读书的习惯。这与你们的职业有关,也与你们的品位有关。读点书,沉静下来,学会在读书中冥想、快乐,找到知音。书有各种读法,我的读法你们不一定要学……你至少在纷扰的环境中有个精神家园,有个依归”。我时常会想象着出版界这些年轻人在阅读中吮吸精品良作所蕴含的思想和作为,用丰富的精神、真诚的态度、超然的心境走走、读读、写写,为出好书而努力。

  家训家风实在重要。我近来在深圳书城看到一些出版社策划出版了一系列家训家风读物,此举当行。在我看来,一位好父亲就是活泼泼的立体书,是灵动有趣的家训家风。我之所以持续地专题阅读和业余写作,并连续从事图书编辑工作至今,与我那爱买书、会读书、好藏书、能写书的父亲大有关系。父亲是书,诚不虚言。我们会把父辈这种阅读精神传递给孩子们。

  城市风尚亦十分重要。深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伟大奇迹,我有幸成为这座城市的市民,参与这座城市的文化建设。我居深20年所沉淀的阅读记忆,与深圳渐行渐浓的阅读风尚密不可分。城市也是一部大书。把我们国家每一座城市建设成为具有浓郁的阅读风尚之自由空间,深圳的一些经验可以借鉴。让阅读记忆成为人们的一种美好和幸福的事情——我以为全民阅读的终极目标如此。任重而道远,城市应疾行。

  江山如画,岁月不老,共和国春华秋实70年。当下在中华大地上,读书月、读书周、阅读日、读书会的活动如同不知疲倦不舍昼夜的闹钟铃声,提醒人们阅读。共和国是一部巨作,人民的安养和斯文是其中的灵魂。出版人在书写这部巨作中的作用大焉。我作为出版业的一匹老马,不用扬鞭自奋蹄,秉承父辈的阅读精神,殚精竭虑出版好书,阅读推广精品良作,融入这部巨作之中。

 

  (作者系深圳出版集团编审、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作者简介

姓名:于志斌 工作单位:深圳出版集团

职务:编审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tml>